路加医生谈肝炎(A

What Dr. Luke has to Say about Hepatitis A

张琼和他的整家人,包括妻子、女儿和一个儿子上个星期全都病了。他们都感到恶心、腹泻、和肚痛。同时他们的一些邻居也同样有这样的问题。他们去医院作了检查。在那里他们知道了他们的所在地发生了A型肝炎。张琼和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听过这种病。他们被告知这是一种通常是溶在水和食物中的病毒,当人们饮用了这些含有病毒的水或食物后,就会出现这种疾病。

张琼和他的妻子同时病了几个星期,不能做他们平时的工作。张琼和他的妻子同时在一个工厂里上班。他们的孩子们也几个星期不能去上学。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到疲劳、发烧、肚痛、眼睛也变黄。

张琼和他的妻子还有他们那些村子里跟他们一样有肝炎A的朋友们想知道关于这方面的更多的知识。没有一个人想像张琼和他家里人那样严重,也不想荒废那么多的工作。事实上,4-6个星期后,张琼和他家人的症状就完全消失并恢复正常。

首先,是什么引起肝炎A的呢?和我们需要知道这种疾病的重要性?肝炎A就 像上面提到的,它是一种呈现在食物和水中的病毒,它通常在人与人之间相传播。没有任何的动物带有这种病毒。因此可以很简单的就知道谁有这种病毒而谁却没 有。知道这种病对人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会使患者变得很虚弱。值得幸运的是,大多数的人得了这种病后并不会死去,甚至像张琼那些人一样,得了这种病后 并没有出现有慢性病的迹象。即,一个人得了肝炎A后,不会有慢性肝病。

第二个问题是,患者得了肝炎A后,身体的哪些部分会受到影响?肝脏是被影响的器官。所有的症状都跟肝脏有关,即:恶心、呕吐、腹泻、疲劳、头疼、黄眼、等等。但是,肝脏被感染的4-6个星期以后,通常会恢复到正常。这是一个好消息。肝不会受到肝炎A长期性的感染。

第三个问题是,人们像张琼和他家人是怎样感染到肝炎A病毒的呢?世界上所有的人,不管你是年轻人还是老人、男人还是女人、中国人还是欧洲人、美国人、或是非洲人,他们都会从被已溶解在水里和食物里的肝炎A病毒感染。问题是,人或食物、和水怎样得到这种病毒的呢?其实这是一个循环。这个循环是这样的:

一个被这种病毒感染后的患者通过他排出的粪便带出病毒,假如这粪便排在公共的水源地域,因为它们没有得到完全的处理,它们可能会流入到公共水源,并进入到家庭或是餐厅所需用水处,人们就会饮用上这些带有病毒的水。

煮厨的人带有肝炎A可能有通过碗的传播和没有彻底把手洗干净来传播。那些人要煮饭或是在餐厅为别人煮,假如他们的手中带有肝炎A,这样通过碗的转移就可以把这种病毒传播到另外的人身上,就会使他人得病。

肝炎A不只是唯一可以让我们得病一种病毒。还有另一种病毒,心灵上的病毒,它是我们从罪而来的。这种病不像肝炎A不 会使人出现慢性肝病,或是导致人死亡。这种病是可以导致慢性疾病也会使人死亡的。什么是罪呢?简单地说,罪就是违背神所要我们做的事。或是失去了神跟我们 之间的关系。你可能会问,人怎样可能跟神失去了他要我们所做的事呢?张琼也在问这个问题。当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跟他妻子拿起了一个朋友几年前给他的 《圣经》。他们想在这本书上为他们目前痛苦的难关上能找到一些希望。

他们看到一段章节,很清楚地说到他们目前患有肝炎A的这种状况,和他们心灵上空白的情况,他们所从《圣经》上读到的章节是在公元前63年 保罗写个一个叫罗马城里人的《罗马书》上。下面就是他们所读到的: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 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咽喉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 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罗马书310-18。 毫无疑问,这当然不是人类一个好的画面。这个深刻的陈述可以归纳成如下几点:首先,没有人想寻求或做正确的事。第二,所有的人都迷失,自己眼中也没有惧怕 神。张琼和他的妻子相信有一个神,但并不知道是哪一个。他们也相信神很在意他们的生命,他们也在意在中国所看到人们生活中的不良现象。虽然他们爱着他们的 国家和中国的历史遗产。假如从《罗马书》上所预言的是真实的,他们不断的在探讨和思考怎样才能来认识神。他们相信在章节里有许多的真理。但是怎样才能明白 神多一点,来认识他呢?怎样才能讨神喜悦呢?没有赞美神的结果会是什么呢?他们心头上有很多的问题。在路加医生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让我们回到对肝炎A讨论上来。怎样对它们进行预防和治疗呢?

首先让我们谈谈治疗。对严重的肝炎A的治疗是没有的。我们知道只有一种严重并只能生存4-6个星期的肝炎A。时间一过,这些病毒自己会消失掉。目前在世界上还没有一种对严重肝炎A的治疗。即不管是用中医还是西医,患者在感染到这种病毒后,都不能杀死这病毒。当然,假如有像张琼那样的患者,不会使工作停留下来,将会是很好的。对严重肝炎A的治疗只是起到辅助作用。那就是服用相对腹泻、呕吐和其它症状的药物。这个很重要,因为有很多的患者得有肝炎A的会病地很虚弱,感到很不舒服。很多患者不用去医院受治疗,但一些却要去医院,因为他们会从大量的呕吐、腹泻中脱水。虽然这些是很少见的例子。通常少部分的人在医院里几天后就出来,只有极少数人会在医院里呆上一星期以上。

现在让我们谈谈预防。因为这种肝炎A的疾病是完全可以得到预防的。然而怎样预防呢?我们已经知道肝炎A是由一个人传播给另外一个人的。一个人得有这种疾病,其他人饮用了含有病菌的食物或是水得了这种疾病。所以怎样进行预防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人们在大、小便后或是有碗的互换时都应洗干净手。便后洗手对肝炎A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假如每一个人都这样做,那么就算是某人身上带有这种病毒,它的扩散也是很小的。用温肥皂水洗手可以把这种病毒杀死,因此,人们在煮饭或是在接触碟子时,他们就不会把病毒带到食物或是碟子中,或是传到其它的器皿中。

中国的传统中,所有的人都是共食用同一个盘的食物。这被认为是一种礼貌。因此,在桌上的所有人都会用筷子进食同一碟的食物。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礼节。但是假如某一人患有肝炎A,那么就会把他的病毒传给同一桌的其他人。有些人会说,那个有肝炎的人应该有恶心、呕吐、和腹泻的明显症状。这是不一定的。这种病毒在人身上出现症状的两个星期前就慢慢开始散播。那就是说这种传染在患者出现症状的两个星期之前就可以传播了。因此,假如你跟某一患有肝炎A的中国人一起吃饭时,当他把筷子放进口里,那么他的口里就含有了这种病毒,同时在他用筷子夹食物时,就把这病毒传到了食物上。那么其他的人在同一盘夹食物时,他就会感染上这病毒。这种病毒的传播在中国很普遍。事实上,医学专家认为高达90%的中国人在他们的生活习性中传播着这种病毒。

一些人会问到,假如我已被感染过肝炎A,以后还可能会再次被感染吗?答案是否定的。这种感染是一次性的,你身体里以后都会有一种抵抗肝炎A的能力。  

还有一种疫苗可以起到作用。这种疫苗在4---5年 内就开始有了。你可以在中国买到使用,但费用较高,所以使用不是很广。在美国和其他的西方国家里,现在用得越来越广泛了。这种疫苗注射一次,再过一年辅助 药物的注射后,人的身体一生就会得到免疫。疫苗是安全和有效的。中国的大城市里应有这些疫苗。因它能完全地使人预防感染肝炎A

让我们回到谈论人们从罪而来的疾病上来。张琼 和他的妻子想知道是否有一种方法能避免他们在生命中没有神的绝望。他们怎样才能认识神呢?怎样才能爱这个神呢?知道神后,在生活中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呢?他 们有着许多这些和那些的问题。他们继续读《圣经》里的《罗马书》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

张琼和他的妻子读到了对神疑问的章节。《圣 经》这样写到: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赐,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 信,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耶稣的人为义。罗马书321-26

他们也同时读到: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23。 这些都是很奇妙的陈述,也说到了他们的所需。神想要他们在他面前变成义人。但是由于他们的罪,他们无能为力,但他们可以把信心放在耶稣基督身上来拯救他们 的罪。他们也知道罪的结果就是死亡,但是通过耶稣基督而来的救恩这个礼物是一个无偿礼物,这就是永生。不是永运的死亡。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信息。

他们也从电台节目中听到怎样有这个永生。节目中这样说到: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马书109。张琼和他的妻子同时相信这个。他们相信耶稣是宇宙和他们生活中的主。他们也相信耶稣为他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再从死里复活。现在他们有了与神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