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对家庭产生的影响

Family and alcohol

 今天,鲁克先生要和我们大家谈谈关于酒精对家庭产生的影响。所有的社会和文明包括中国都有这个问题。鲁克先生首先要给大家讲一个关于王廷的故事。

王廷今年35岁,他住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大城市里。他是一名科学家,在一所医科大学里工作。他又一 份很好的工作,并且在他的事业正在慢慢地向前推进,他可以在他的研究领域里做出更多的研究。然而,他发现他的工作没有和他想象得那么棒。事实上,他开始怀 疑他的工作是否和以前的一样出色。和他所关注的有联系的是他的太太开始告诉她因就有点过渡。他告诉他的太太管好自己的事情并且不承认自己饮酒过渡。此外, 他告诉妻子她根本不理解他喝酒是为了他的研究签订更多的合同。

虽然他用这些理由作为他的借口,可是他知道他可能的确是饮酒过渡,酒精越来越对他的生活产生了影响。他在家里和工作中脾气越来越暴躁。当他晚餐有应酬的时候,他还是喝很多的酒。

在 此期间,他的一个朋友来看他并且问他是否一切都很好。怎么了,王廷生气地问。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朋友,他只是想帮助他。第二天,他告诉他的朋友他认为他很 好,可事实上不是那么样子的。他问他的朋友他为什么有这种担忧。他的朋友告诉他说,他注意到在应酬中,他喝酒喝得越来越多。他也注意到在工作中,他越来越 容易和别人争论。王廷告诉他的朋友他说的都是对的,可是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他需要和很多的酒来得到更多的合同,并且他感觉如果他不喝很多的酒,他会感到 难受。他对喝酒的确不是很感兴趣.

王廷的朋友问他所有的这些是否影响了和妻子和女儿的关系。他说是的。他更加容易和妻子还有8岁的女儿生气。他的朋友问他他们是否可以多谈谈。他的朋友告诉他,过去他也有饮酒过多的问题,那差点毁掉他的生命和家庭。然而,在那之前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他的生活并且给他经历来克服过渡的饮酒。此外他已经根本不喝酒了。

王 廷问他的朋友是什么改变了他的生活。他当然对什么改变了他朋友的生活感兴趣。王廷的朋友告诉他开始的时候,他去看了医生并且确定由于过渡的饮酒对他的身体 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他建议王廷也跟他一样做。所以王廷和医生约定见面。王廷和医生进行了谈话,医生对他进行了检查,并且作了一些测试。当所有的结果都出来 后,医生告诉王廷他的健康良好并且过量的饮酒没有对它产生太大的影响。然而,医生告诉王廷,如果他继续像现在这个样子过渡的饮酒,那将严重影响他的身体健 康。

医生告诉王廷,家庭治疗研究已经显示,有一种必然的可语言的模式发生在家庭里,如果意识到这些模式将有希望更加有助于我们理解和解决家庭问题。

首先,医生告诉王廷,研究显示大多数的家庭自然的运作方式有助于保持稳定。我们必须意识到,在家庭中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是有意识的努力来照顾家庭,有一些事情我们所作的是没有意识的。有的时候,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只有以后才意识到它所产生的影响。

医生给了王廷一个家庭的例子。家庭有的时候被比喻为风铃,就像悬挂在婴儿床上 的那个东西。想象一下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就相关在风铃下的物体。在通常情况下这些物体是平衡的,家庭成员所扮演的是为了取得一个平衡。然而,无论何时一个家 庭成员改变时,那将是家庭失去平衡。这就像是风铃上的物体不是更轻就是更重。这将使风铃失去平衡。在一个家庭里,无论何时一个家庭成员做出重要的改变,另 外的家庭成员也将在一次的改变他们的行为以至取得平衡。例如,想象一下你有一个家庭,有妈妈,爸爸,和一个孩子。爸爸有过渡饮酒的问题。有毒酒精中毒,他 没有尽到做家务的责任,也没有尽到帮助缴纳各种帐单的责任。既然他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母亲和孩子也不会尽到更多的责任。孩子帮助做更多的家务活,母亲确 保各种帐单都已经付钱并且保证家庭的正常运转。母亲和孩子他们自己会做出一些决定,而不是和酗酒的父亲一起商讨,因为他根本就帮助上什么忙。由于父亲的酒 精中毒,这个家庭已经达到一些平衡。王廷感觉这些都很有趣并且想知道他的妻子和女儿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

医 生继续刚才的故事。现在,想象一下父亲停止饮酒。可能他进行了治疗,也可能他自己停止的。无论哪种方法,他现在恢复停止了饮酒的习惯。现在他不喝酒了,他 在家里开始承担更多的角色。现在他想帮助家庭作出关于财政和活动的更多的决定。他对这次很感兴趣并且希望他的妻子和孩子尊敬他作为一个丈夫和爸爸的角色。 记住这个妻子和孩子对这个是不习惯的。也许他们怀疑丈夫的酒精中毒是否会持续。也许,他们还没有完全相信丈夫在家庭问题上的决定。无论如何,他的停止饮酒 已经打破了家庭的平衡。改变风铃中的一个部件就会打破它的平衡。现在家庭成员必须适应以再次达到平衡。王廷当然希望他的妻子和女儿有机会拥有一个不过量饮 酒的丈夫和爸爸。

医 生继续说,妈妈和女儿当然很高兴看见爸爸停止饮酒了,可是这对于爸爸来说引起了困难并且需要调整。有的时候,他们能够做出调整;有的时候家庭有更大的困难 来适应。我们也许会想象一下当爸爸努力接管妈妈以前的一些角色的时候时,妈妈会感到愤恨。当孩子要做出决定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于去找妈妈。也许这 有点困难让他们去找他们的爸爸。王廷想知道这时候也发生在他的家里。他问医生他可以改变吗?

医 生说可以,可是他继续说,这个例子仅仅是许许多多家庭必须适应一个家庭成员的例子。有的时候,改变包括有些人做出了积极的改变例如说停止过度饮酒。有的时 候,改变也包括消极的改变例如父母失业。然而,有的时候,改变不是积极的也不是消极的,而是困难的。一个例子就是当一个孩子步入青春期的时候。即使这种改 变是正常的和所期望的,这也需要整个家庭成员的调节。

医 生说,他相信所有的家庭是以持续的改变为特点的,而且所有的家庭在这些改变中努力维持一定程度的稳定性。一个研究员把家庭比喻为油。他可以改变它的形状来 时和它旁边其他的物体。同时,他保持着自身的完整性。一个健康的家庭可以改变它的形状以适应环境及个别家庭成员来维持完整性。健康的家庭提供支持和关爱, 允许个别家庭成员成长并且变得独立。

在这一点上,医生建议王廷回家后诚实和他的妻子谈谈关于他的一些改变和他应该停止大量的饮酒。然后开始一个计划如何从事这些改变。这将是个很好的开始。王廷同意这个计划。

第 二天,他和他的同事谈论了关于和医生的谈话。王廷告诉他那是用帮助的可使他想知道是什么使他的朋友停止饮酒的。他的朋友告诉他不是一个主意也不是什么药物 使他停止饮酒的,而是因为一个人那就是基督耶稣。认识基督耶稣并且把它当作自己的救主使他不再饮酒。基督耶稣给他生活的意义和目标。

王廷文他的朋友这是怎么发生的?他说那是因为它开始意识到他是一个有罪的人并且远离上帝。他拿来圣经打开并且读,给我怜悯吧,哦上帝,通过你无穷无尽的爱,通过你伟大的同情,冲洗掉我所有的不公正和罪恶。我所知道我的罪过,                                      

罪过永远在我的前面。反对你,我所作的罪恶和在被你看到的罪恶,你被证明是正确的。当然我在出生的时候就是有罪的,从妈妈怀孕开始起(圣歌51.1-5)王廷的朋友告诉他是大卫金在3000年以前写的。王廷说那应该是中国过去的周朝。

王廷的朋友告诉他这些语句表明我们都是有罪的人,罪恶是和上帝罪作对的。上帝惩罚我们可是上帝也是怜悯的。上帝不允许我们受到惩罚。罪恶的后果是和上帝精神上的分离和永远的和上帝分离。王廷的朋友给他看另外一个句子,不要舍弃我(圣歌51.11)。这个怜悯是通过基督耶稣给我们的。

王廷的朋友给他看另外一个地方,当然他责备我们的缺点并且带走我们的悲哀,然 而我们认为他受到上帝的打击,受到上帝的重击和折磨。可是他为了我们的犯罪而船头,他为我们的不公平而粉碎,惩罚带给我们的和平是在他的身上,通过他的伤 口我们得到痊愈。我们都像绵羊一样,已经误入歧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转向各自的道路;上帝已经把不公平都加在了他的身上。(以赛亚书53.4.6)一位名叫以赛亚书的预言家在2700年以前写了这个。这很简单的表明基督耶稣为我们而受到惩罚所以我们不用受到惩罚。他为了我们的罪过而死在十字架上。

就是这个罪恶,王廷的朋友说,使我们远离上帝。通过相信基督耶稣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有了新的生命,我们的罪过受到赦免,我们现在更加靠近上帝。

在圣经的另外一个地方,王廷的朋友给他看,由于信仰,我们的一根上堤和好,通过我们主基督耶稣,我们得以和上帝和平共处。(罗马书5.1)王廷想要这种和平安宁,因为她知道酒精是不能给他带来安宁的。王廷问他的朋友,他如何得到这种安宁?

王廷的朋友翻倒圣经的另外一处,如果你用嘴承认:基督耶稣是主,心里相信上帝使他从死里复活,那么你就会得救。(罗马书10.9)王廷的朋友告诉他如果她相信这些,基督耶稣会作为他的救主来挽救他。王廷想要挽救。

王廷的朋友让她跟随她做如下的祈祷,亲爱的主基督耶稣,我知道我有罪,我也相信因为我得罪,我会得到惩罚和永远的死亡。我也想相信你为了我们而死在十字架上,3天后你复活了以表明你战胜了罪过。我让你进入我的生活并且从罪恶中把我挽救。阿门!

当王廷做完祈祷后,她感觉到新的快乐和目的,并且她感觉她的 罪过都离开了她的生活。这种新的快乐和目标使她不再想那么多并且慢慢的她完全停滞了饮酒。 她的家庭也改变的更加快乐和有目标。

如果你也和王廷一样让基督耶稣走进你的生活并且相信你所说的,你也同样会拥有快乐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