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加速和恐慌的袭击

Heart Racing and Panic Attacks 

 

周小梅,42岁, 在中国某大城市的一大型会计事务所做会计。一天早晨周小梅一边打算乘公车上班,一边想着工作上的事情。她向往常一样走在上班的路上,突然她感到一阵强烈的 恐慌。这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她的心跳加速好象要从胸腔里撞击而出。她不能深呼吸,感觉要窒息过去。她出了一身汗。她感到平常熟悉的公车变得非常热,非常 小。她注意到自己的手在颤抖,她紧紧地抓住前面的座位。她知道自己必需马上下车。尽管她的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她的头脑里已经在大叫:我必需马上下 车。   

 

当周小梅站到路边时,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问题。她不能够清楚地思考,只是不停地问:我怎么了?在混乱的恐惧中,她想自己不是疯了就是心脏病发作。她真的会死吗,就在现在,就这样死去吗?

 

随着周小梅在路边坐下,她的心跳速度开始渐缓,撞击也缓和、下来。身体的颤动也渐渐平息,她开始可以控制呼吸了。一股无法抵抗的虚弱向她袭来。她上了另一辆公车,仍然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和困惑。她好象经过了永远那么久才终于到了公司,但是她根本无暇想工作的事情。

 

当 周小梅走进办公室,她挣扎地掩饰着内心的不安,装作一切正常。她感到每个人似乎都能发觉她眼中的恐惧。但是,好象没有什么人察觉到。至少没人对她说什么。 在这天剩下时间里周小梅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无论她做什么,她的头脑总是被上班路上发作的疑问占据着。她没有将这事告诉任何人,她只是觉得人们认为她 疯了,他们会说她的闲话。整整一天,她重复体验着早晨所受的折磨,一想到它内心就会战栗。想到可能会再次经历类似于早上的发作她非常害怕。

 

从早到晚,有几个问题不断出现在周小梅的脑海中如果再发作怎么办?如果下一次发作无法停止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还会发生什么?她只能暂时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任务和交谈上,但思绪还是不断地将她带回到早上发生的事情上。

 

周 小梅开始鼓足勇气向公司的一位朋友谈论早上发生的事。周小梅很尊重这位朋友,因为她工作出色而且态度友好。周将发生的事告诉了她的朋友,朋友建议她们共进 晚餐以便继续谈话。在晚饭时,周小梅的朋友听她叙述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之后她的朋友认为这些症状也许与工作压力有关。尽管如此,她的朋友还是建议她首 先去拜访一位她认识的当地医生。周小梅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第 二天周小梅和朋友去看了医生。医生询问了周的病状,最后给她做了血常规检查。在回家的路上,周小梅的朋友邀请她一起吃午饭。午饭期间,她的朋友告诉周她认 识一位朋友可以帮周小梅解决许多问题。周对任何可以帮助她的人都感兴趣。周的朋友所讲的这位朋友名叫基督耶酥。周的朋友说耶酥是宇宙的主和上帝,他是来救 赎我们并赐给我们永生的。周小梅的朋友已经信主五年了,她告诉周在这五年里耶酥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帮助。然而,最重要的是她现在通过上帝得到了平和。这 平和与喜乐贯穿了生活中的每个角落。她的生活有了意义和目的。她的工作也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成为她服侍和敬拜耶酥的地方。

 

周 小梅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她一直将工作看作是挣钱的手段,她不计代价的想要争上游。这和她许多同事的想法差不多。周小梅的朋友告诉她说自从她开始阅读 圣经并改变了对工作的态度以后,她觉得工作变得不那么有压力了。这太神奇了,周小梅想,她一直认为工作是一种压力,因为她总感觉公司里的其他同事比她做得 好,所以她一直竭尽全力地使自己看上去比别人强。

 

周 小梅对耶酥是否可以帮助她解决目前的工作状况感兴趣。她的朋友告诉她阅读圣经可以使她更多地了解基督耶酥。我们必须意识到是我们的罪将我们与上帝分开。我 们必须意识到我们都是有罪的人。周小梅并不完全这样看待自己。她认为自己的确是有些问题,有时也会另其他人不满,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坏人。周小梅的朋友指 给她一段圣经: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 邪灵;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欢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以弗所书2.1-3)周小梅想,这些话多么有力,我真该好好想想。

 

几天后她们又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检查结果和血常规都很正常。他还向她保证她的心脏运转正常,因为检测及EKG都 没有显示出任何问题。尽管得到了医生的确认,但她仍然害怕同样的场景会再次出现,不管是什么,她害怕死亡。医生告诉她药物不会对她有太大帮助,他劝她减少 工作的压力并教她可以在工作和发病时做呼吸练习。这项练习包括当开始显出症状时缓慢地深呼吸。离开医院后周小梅感觉好点儿了,但还不是完全好了。

 

第 二天早上醒来后周小梅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那次发作。她一边准备上班,一边变得更加担心。如果上班路上再发作怎么办?如果这次是致命的心脏病发作怎么 办?如果我真得疯了要进精神病院该怎么办呢?她越想越担心。在公车上她开始感觉到心跳加速、闷热、湿冷。车开后,她发现心跳在不断加速,撞击也更强 烈了。她心想:糟糕!又发作了。症状的确又发作了。她尝试着做呼吸练习,但收效甚微。

 

从 某种意义上说,这次发作并不象上一次那么严重,但是也同样可怕。她的心脏好象并没有象上次撞击得那么强烈,但她注意到了一些其它的症状。这次她感到头很 轻,并有一种脱离现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自己仿佛已经与周围的世界脱离开来。好象她在控制着车的运行,尽管这实际上并非她所为。这种失去对头脑控制 的感觉让她更加害怕了。

 

这次发作跟第一次差不多也持续了几分钟,但却好象经历了几个小时。她双手颤抖着上了公车,继续去上班。周小梅觉得自己一定有了什么严重的问题,虽然她还不知道是什么。一次发作已经够她受的了。第二次发作在她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

 

一 到公司周小梅就告诉了朋友她刚才的遭遇。她的朋友将她带到远离其他同事的角落里,为她做了祷告。她祷告上帝可以通过基督耶酥带给她安慰。周小梅觉得这样做 很奇怪,但她几乎马上就感觉好了一些。她问她的朋友这是怎么回事,朋友告诉她是上帝将平和带给了她。周小梅感到很惊奇。她的朋友让她平静下来并安慰她一切 都会好的。午饭的时候她们一起谈论发生了的事情。周小梅又一次问朋友当她在早上祷告时发生了什么。周小梅的朋友打开圣经,翻到一处经文:应当一无挂虑, 只要凡事藉着祷告、乞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料的平安,必在基督耶酥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6,7)周小梅很吃惊,因为这正是她早上所感受到的。如果上帝可以通过耶酥做到这一切,她希望能认识耶酥。她当即问她的朋友如何才能认识基督耶酥。

 

她的朋友将圣经翻到她们曾经读过的关于我们都是有罪的那一部分。周小梅的朋友读到: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以弗所书2.4)她的朋友说这向我们表明,尽管我们有罪,对上帝有过犯,他仍然爱我们。周小梅的朋友说这是如何做到的呢?上帝将他的独子基督耶酥送到世上为众人死。

 

她的朋友又指给她另一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周小梅问她的朋友怎样才能接受基督耶酥做她的救主呢?她的朋友说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信就可以了。她指着一段经文: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8,9)如果任何人可以买礼物的话,那么上帝岂不是也可以被假造。理解这一点至关重要。永生和新生命可以通过对耶酥的信开始。

 

周小梅的朋友翻到圣经上的另一处,读到:你若口里认耶酥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马书10.9,10)她的朋友解释说我们必须承认耶酥是我们生命的救主,因为他为我们的罪而死,并且上帝使耶酥从死里复活从而战胜了死。

 

周 小梅希望信主,这样她就可以得到新的永恒的生命。她的朋友让周小梅跟着她祷告:主耶酥,我需要你。感谢你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打开生命的门,接受你 做我的救主。感谢你原谅我的罪,赐给我永生。请主宰我的生命。使我成为你所喜悦的人。阿门。当她做完祷告,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和与喜悦充满了她的生 命。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她的恐惧和焦虑感渐渐减弱了。她内心的喜悦随着信仰的增强而渐长。如果你可以象周小梅那样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基督耶酥,你也可以象她一样得到生命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