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医生关于心烦意乱的思想和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要说的是什么

What Dr. Luke has to say about Distracted Thinking and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今天路可医生将要继续谈论一下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但是要谈论它是怎样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影响我们的思想的.

 

35岁的李肖住在中国西部地区的一个小城镇里. 他是个农民.他喜欢耕种但是耕种对于他和他的妻子来说是份苦差事.他们有一个8岁的儿子.李肖很喜欢耕种但是他却意识到在过去几年尤其是过去几个月中他在这份工作上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甚至他的妻子和儿子对此也做出了评价.他们说他表现的很心烦意乱.最让李肖烦恼的不是他心烦意乱的思想而是在他身上发展了一些他控制不住的习惯.实际上,无论他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都没有用,反而他的习惯变得更糟糕了.

 

李肖不停的洗手因为他担心他会从他的工作中得病,他也在不断得回过头去检查他的工作是否做的妥当.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怕别人认为他很奇怪.另外,他一点也不想因此而感到尴尬.他已有足够的事情去担心了.

 

有一天一位朋友到李肖的家来拜访,他注意到李肖每小时就会洗56次手.李肖的朋友问他为什么. 他回答说因为他担心他会从他干的活中得病.他的朋友也是个农民但他认为这没有道理.李肖的朋友继续问他担心什么,因为任何事情都没发生变化,何况他又从事了很多年的耕种工作.这个问题让李肖把自己的担心都告诉了他的朋友.他说出了自己心烦意乱的思想,不停的检查他的农活还不停的洗手.李肖告诉他的朋友他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朋友是一位友善的人,他比李肖年龄大,大约55.李肖的朋友建议他去医院把这个情况告诉医生.开始,李肖觉得这么做他会尴尬,但是他的朋友劝他说他应该找出问题所在.李肖被说服了,他们下一个星期去了医院.

 

看过医生并做了血液检查之后,医生告诉李肖他的病状不严重,理性上说,这种持久的问题不会对他产生伤害.但是,医生告诉李肖他需要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针对这种情况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不然,他的病会愈加严重.

 

医生告诉李肖和他的朋友,除了强迫性的思想之外,有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的人还会有强迫性的冲动.强迫性的冲动是一种感觉被强迫去做的行为,甚至他们有意识的感觉到了这种行为是不必要的或是不恰当的.很多次,他们会感到他们必须执行这种行为,不然坏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或他们所爱的人的身上.通常,这些人知道这种行为实际上不会防止坏的事情发生,但是,他们感到被强迫去这么做.他们明白这么做是反常的,通常,他们感到这么做他们很异常.因为这些感觉,他们一般把病状对他人隐瞒,甚至不会告诉他们的内科医生.因而,他们会多年没有治疗.李肖感到惊讶.这和他的病状一样.医生是怎么知道的?医生告诉李肖许多人都有这种紊乱状态,他们都有相似的病状.不过,极少的人会讯求帮助.

 

医生继续告诉李肖不自禁的行为有多种形式.一个人在他的生活中可能会在一段时间有一种不自禁的行为,本能的停止了那种行为,然后开始执行另一种不自禁的行为.下面是不自禁的行为的各种类型:

 

其中发生较频繁的一种行为是检查.在这种强迫性行动中,人们会感到强迫的去重复检查事情.例如,人们会每天不断的检查门是否锁好.他们觉得必须每个锁都必须检查一定的次数,简单的说,就是他们必须检查很多次.这种人会不确定门是否被锁了,只有重复的检查才会让他觉得放心.这种人会被强迫检查很多事情.还有人,检查他们的电炉是否关死了或是卷发器是否断电了.这就是李肖所做的,事实上变得越来越糟.他很高兴他知道他不是疯了,其他人也有这种问题,并且医生理解他们的问题.

 

医生继续告诉李肖,第二种强迫的冲动称作污染物恐惧.在这种强迫的冲动中,人们会害怕污点污垢或污染物.因为这种恐惧,他们会在一天当中重复的洗手.他们洗手的次数非常的频繁,以至于他们的手会变得干燥甚至流血.对污染物的恐惧也会导致他们清洗他们的物品或者避免触摸物品.再次,李肖感到惊讶.这些描述都很像他.这就好像是医生观察了他,然后讲出了他关于李肖的发现.

 

另一种强迫的冲动,医生告诉李肖是数数.带有这种病状的人有需要数东西的感觉.他们会在进入一栋建筑物时数楼梯的层数或是窗户上 的玻璃.他们也会数一些东西象是一个句子里有多少个单词或是在高速路上身边开过的汽车的数量.

 

医生最后告诉李肖的强迫的冲动的种类叫做正常秩序.这种人把东西放在一定的位置或有一定的秩序看的非常重要.当他们的东西的位置改变了他们变得很心烦.他们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把东西挪动在一个让他觉得合适的位置或秩序.

 

医生告诉李肖一些不自禁的行为可能符合多于一种的类型.这种人会有一种发展趋势,他们对很多事情都持完美主义的态度.他们会在有检查习惯或执行另外一种习惯的同时向数数的趋势发展.这种行为的人也符合试图避免前面所提到的困扰的情况.李肖认为这正符合他的情况.

 

然后,医生告诉李肖和他的朋友,重要的是他应开始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这里包含了很多的资料.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找到可以开始的地方.他让李肖回家后考虑一下哪个方面最重要,然后他们可以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李肖觉得这主意不错.至少,他是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的.第二天,李肖的朋友告诉李肖他想到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解决问题.那个人就是基督耶稣.李肖的朋友告诉他基督是世界的救世主.因为这个,他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难,给我们的生活中带来意志和意义.他指着圣经的一处给李肖看,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人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人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喜年。(路可福音4.18,19)李肖的朋友解释说基督耶稣有主的灵在他的身上,因此他可以帮助他从罪和困难中释放出来.李肖对此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但是这怎么会发生?谁是耶稣?他在哪?李肖的朋友告诉他基督耶稣2000年前住在现在叫做以色列的地方.他的朋友念圣经上的另一个地方给他听,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可福音5.31,32李肖的朋友说世上最大的问题是世间的罪.它使我们与上帝分离,这种分离毁了我们的生活还有我们同上帝在一起的平安.李肖对基督耶稣和他能给他的生活所带来的东西很感兴趣.

 

李肖和他的朋友没有更多的时间讨论基督耶稣的事情了.当他们分开的时候,李肖的朋友给他一本圣经并指出了一些地方叫他看.接下来的一天他们回到了医院去和医生探讨.

 

当李肖和他的朋友继续开始了他们和医生的讨论,医生告诉他们,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记住承受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的人明白他们的这些行动是反常的,他们会尝试着去控制这些似乎控制不了行为或思想.他们不是简单的去选择做这些事,因此.他们就不能简单的停止它们.

 

医生告诉他们最近的调查报告支持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有生物原因的发表.它发表了里面有遗传因素,因为发表证明如果有人的近亲有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那么这些人自己就有更大的可能性有这种紊乱状态.有时,事实上,有些人的亲属会隐藏他们的紊乱状态,这就使寻找家庭史的工作更难了.

 

李肖问是否有任何治疗这种紊乱状态的方法.幸运的是,医生说有治疗这种病症的有效方法.许多原本为消沉状态而研制的治疗药物被发现针对治疗不自禁的强迫性紊乱状态也很有效.当病人服用这些药物,他们会发现需要频繁执行不自禁的行为的次数明显的减少了.他们也会说他们强迫性的思想或担心的思想不再频繁了.因为病状的减轻,病人会感觉焦虑的减轻,通常会发现他们的生活更积极了.

 

第二种被发现的很有效的方法是心理咨询,人们首先被帮助去理解强迫性和强迫性的冲动的本质.然后,这些人被帮助通过一系列的训练,这些训练称作揭露和反应的预防.在这些练习中,病人被帮助去做一些通常强迫性的冲动让他们做的相反的事物.例如,某人有污染物恐惧感,那么他就会被有意识的弄脏他们的手,在短时期内防止他们洗自己的手.告诉他们在执行这些练习时,要放轻松.大部分完成这种治疗的病人,显示他们的病症有了明显的减轻.

 

李肖通过这些治疗的意见受到了很大的鼓舞.通过和医生更多的讨论,他决定目前先不用药物治疗而是集中在心理治疗和练习上.当李肖和他的朋友离开医生的办公室的时候,李肖再次向他问起了基督耶稣.虽然李肖通过他读的明白了他需要帮助,想要接受基督耶稣进入他的生命把他从他的罪中挽救出来,并相信这是解决他的问题的根本,但他不是太了解基督耶稣.李肖的朋友指这圣经中一个地方给他看,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8,9.他的朋友解释说,我们相信神的工作是通过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耶稣因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如果我们相信这个,也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我们就会被得救.李肖相信了.

 

李肖的朋友叫他跟着他做祷告.亲爱的耶稣,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知道我的罪使我与你分离.我相信你在十字架上为我的罪而死.我也相信你死后三天从死中复活。我请求你原谅我的罪孽,进入我的生命中给我一个新的生命.谢谢你这么做.阿们.

 

李肖接受了基督耶稣进入他的生命之后,他的生命中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平安和意志.他通过读上帝的话学会了怎样控制担心,焦虑,和其它的问题.慢慢地,他的强迫性的思想越来越少了.

 

如果你也像李肖一样请求基督耶稣进入你的生命中话,那么你也可以在基督耶稣中得到新生命.